| PAGE-SELECT |

≫ EDI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時--分 | comments(-) | trackbacks(-) | TOP↑

≫ EDIT

香港將軍——何世禮

9789620428159.jpg

簡介:
出生香港首富之家的何世禮,並非如一般人所料地選擇繼承父業,而是立志北上保定從軍,在不得其門而入後轉投英、法、美等西方軍校,因而打造成精通中英雙語、人脈關係跨軍政外交並兼具深厚軍事學識的一代將才,書寫了別樹一幟的「香港故事」。

何世禮的一生充滿傳奇,從效力張學良東北軍的初露頭角,到「西安事變」後的投置散,再到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的再獲重用,既掌控東北軍事要塞,又緊握國軍後勤補給命脈。國民黨撤往台灣後,何世禮更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出任駐日代表期間安排麥克阿瑟訪台,並斡旋《中日和約》的簽訂;出任聯合國軍事代表期間則成功爭取美國的「八吋榴炮」左右金門戰局,並安排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訪台以開拓台灣生存空間。

透過閱讀何世禮的人生,我們不但可以看到近代中國歷史的波譎雲詭,個人、家族與國家前途的起落難料,更能引發我們思考香港或香港人如何利用本身的優勢,在商業、文化、政治、軍事、外交等層面發揮所長及充當重要角色的問題。



今日去三聯打書釘打哂成本,
好正,好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學術 | 01時50分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Ottoman Empire

第一次接觸這個名詞,
是中二的事。

最記得的,
是歷史書上有一幅跨頁大圖,
上面是回教式騎兵,
沒錯,指的就是Ottoman Empire。

不過,
這個Ottoman Empire只在教十字軍的途出突然出現一次而已。

印象中,
課文只用一句類似「The rise of Ottoman Empire」之類的就帶過,
至於到底Ottoman Empire所謂何物,
到底在哪裡?
即是現在的什麼地方?
對不起,無可奉告。

相信臨時拉伕上陣的英文老師,
也不知道什麼是Ottoman Empire,
只有依書直說而已。

不過這名詞卻幾乎成為我初中歷史課的唯一回憶,
因為為了考試,
我只好將這個不知就裡的名詞死記下來,
但意外地生吞硬背卻令到印象更為深刻…
Marvellous。
(唔…其他例子還有「380, Christian became the official church of Rome…」之類)

不過我已經忘記了,
自己何時才真正明白Ottoman Empire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我想應該是在讀到Sickman of Europe的時候吧。
……這樣說起來,
還真對不起這個曾經雄霸歐亞非三洲數百年的偉大帝國。



其實就這樣讀下來,
不難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對歷史這一科提不起勁……

| 學術 | 05時28分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消一消宅氣

話說今日要幫老闆搵期刊資料。
一個keyword,
跑出了千個results,
每五~十個左右需要睇abstract,
每睇兩、三篇abstract有一篇適用。

幸好只用到2000年為止。
(其實是我自己設限)



又話說今日又有幸俾我發現另一單同胞互抄事件。
今次兩位「作者」應該是風馬牛不相及,
所以應該不存在上次那種「一文多用」的可能性。
而且今次抄襲者更為猖狂,
竟然連題目也照抄下去。

由此也可看出,
期刊網在收錄資料時是完全不作過濾、篩選的。
(雖然一直都覺得上面的資料頗為良莠不齊。)



而今日的鳩hea時間,
則有部份用作個人趣味向資料搜集。

發現一篇西人所寫的朝鮮論文,
題目是:Centering the King of Choson: Aspects of Korean Maritime Diplomacy, 1398-1592
只看了第一頁,不過看來會很精彩。

幸好我的壬辰倭禍大抵還沒有人鑽牛角尖到那個地步。

| 學術 | 02時24分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Plagiarism

話說早前說過,老闆要我查一查某MEd學生的功課是不是有抄襲的成份。

基本上我要做的都已經做完了,
現在則交由其他prof. revise多次,
假如認為是Plagiarism的話,
便會「開庭」審訊。
事情大致上是這樣。

不過要說的是,
那天跟老闆也聊了很多相關的事,
例如說曾經有一個Undergrad學生,
同樣是因Plagiarism而被傳召上庭,
基本上被召喚,即是差不多肯定有罪了,正如廉記落得charge,都起碼有九成把握,
但那學生卻在庭上死口不認,到頭來當然要說再見。

又說,
那天當我在搜集資料時,正想找找有沒有漏網之期刊的時候,就讓我發現大陸學術界的暗面。
話說那位MEd學生的參考書目中,有一篇由南○師○大○教○科○學院某研究員所寫的文章,發表日期(即期刊出版的日期)是05年第十期云云。
而當我在網上找資料時,我找到了另一篇也是○京○範大○教○科○學院,但是由另一位研究員所寫的文章,發表日期是06年6月。

一看之下,發現後者竟然像是前者的「擴充句子」般;
更離譜的是文章中有大部份的地方出現「搬字過紙」,完全一樣的情況。
這種事假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早已經是學術抄襲/剽竊事件了。

不過兩文的作者當然仍然安然無恙,文章亦繼續存在於期刊數據庫上。
但我想想,更大的可能性,應該是二人將一文共用,各投不同的期刊,提高研究所的論文刊登率云云……

老闆說,她近年都已經不敢北上開研討會了,
因為你總不知道什麼時候,你在研討會上發表的文章,
會以另一個作者的名稱出現在其他期刊之上。

又,說回那位MEd學生,之前我說他不懂抄襲的藝術,其實我錯了。
這其實應該是國內的文化使然,
當你由undergrad開始就慣了這樣做的話,
他在這份功課中做的,其實就只是平常事,
不過,我是看得出,他是完全沒心去做這份功課的啦…都係抵死。

| 學術 | 16時08分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TOP↑

| PAGE-SELECT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